TopYork_Logo_web.jpg
  • 薛意梅

紐芬蘭北疆行 (2):Iceburg 追冰


為了趕冰山融化前見此奇觀,我們特地前往最北端的St.Anthony 小鎮過夜。此地冰山源自「Greenland 格陵蘭島」,平均年齡一萬到一萬五千年,經過一年順洋流漂流到此處的「Iceberg Alley 冰山巷」後「壽終正寢」。晶瑩發亮的冰山,有時高達15層樓,在耀眼晴空及蔚藍水面映照下分外奪目,周遭的海面也因底層的冰塊成分而呈淺綠色。 冰山季從每年的4月份開始,今年的冰山尤其多。據當地新聞報導,五月份為止已有 600 多個冰山漂入北大西洋航道,往年要到5月底或6月初才能累積這麼多。風急雨急的天候下,幾座冰山同時「入港」,冰塊堵塞了航道,給當地漁民造成極大困擾,只能困坐碼頭望冰興嘆。 春夏間陽光溫暖,冰山漸融開始縮小,出現巨大裂縫,融化的雪水從裂縫中洶湧流出。如靠近海岸,它們可能會落到海床承受巨大壓力,因為海水不再支撐其重量。落潮通常是最後一擊,導致擱淺的冰山突然破裂,形成巨浪,也可能轉瞬間崩解,發出炮聲般的轟然巨響。 Twinlingate 住一晚後,我們前往Farewell 搭乘渡輪前往Fogo 島住一晚,沒想到被譽為「超級冰船」的 Veteran號自2015年破冰行後一直問題叢生,這艘五千萬美元的渡輪已四度送修,推進器問題致使船期經常延誤長達四五個小時,讓Fogo 和 Change 兩島居民怨聲載道。我們所搭乘的是另艘備用輪,回程時也因救生艇故障而延誤了兩個多小時。

#Newfoundland紐芬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