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意梅

新的止痛處方藥


昨天才剛下單訂購了百元「大麻 Cannabis CBD」,今天卻迎來了CCAC 安排的「疼痛緩解團隊」的兩位醫護人員,她們來自Markham萬錦市的「Palliative Care Team」,成員包括五名醫生和護士;「Palliative」一字有「緩解姑息」之意,中文直譯就是「臨終護理」團隊,我寧將其譯為「重症緩解護理」而不願自判「死刑」。

癌症末期病患的重度疼痛已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第五生命徵象」,許多先進國家的醫療系統也因此增加了「癌痛緩解」的訓練及跨領域的團隊,希望提供有效的疼痛療效,讓癌患能有精力、體力及意志力對抗疾病本身以外的「身心靈」艱苦戰役。今天來的兩位女性醫護人員,笑臉迎人、親切又詳細地聽診及健檢後做出了下面的建議:

  • 使用新處方止痛劑:合成的嗎啡衍生物「Hydromorphone 氫嗎啡酮」滴液

  • 該處方劑可在一般藥房購得,我因已屆65歲,可享「Ontario Drug Benefit Program安省藥物福利計畫」,僅需支付 $4.11手續費

  • 該處方劑有助呼吸順暢及止咳,並可減輕癌痛,這些都是我最需要,且大麻 CBD 所不能相比的

  • 由於是止痛而非娛樂性吸食,不會成癮,但過量會影響呼吸,而我既使用咖啡灌腸,也就無便秘之虞

除了每週探訪外,她們並提供了7天24小時「隨時應召」的醫護名單及電話。想到自己將有專屬護士定期前來探訪,又有醫療團隊做支援,已「晉身」VIP待遇,還真感恩,再不用去候診或急診室「枯等」且擔心感染了。下面左圖是大麻 CBD 滴液和有刻度的吸管,右圖是「Hydromorphone 氫嗎啡酮」:

習慣性的,我又上網查找服用「Hydromorphone 氫嗎啡酮」的利弊得失,居然看到了「明報」對此合成嗎啡藥劑的最新報導: 有高達30%的加拿大人曾在過去五年內接受醫生所開的「處方類鴉片止痛藥」,而每8位加拿大人就有一位有親友正面臨鴉片止痛藥上癮的折磨。也就是因為本地醫療教育專注在教導醫生如何控制病人的疼痛,而止痛藥本身的成癮性或危險性並非重點,又由於鴉片類止痛藥能帶來心情愉悅感,許多人持續服用的原因並非基於舒緩病痛,而是情緒低落、生活產生困境,尋求情緒發洩的「解憂劑」,在一般民眾無醫藥常識,多依賴專業醫療人員指示服用,才會產生「藥癮」致死的悲劇。

http://www.mingpaocanada.com/van/htm/News/20180128/wg1h.htm?m=0

看樣子,我只有「謹守疼痛分界」,「謹慎用量」來自求多福了!

補記:總要聽聽多方「正、反」意見,因自己在跟時間賽跑,耗財、誤時或傷身都行不得也。好在現在資訊都在Google「動指」間,只是眾說紛紜下,還是得學會判斷,難啊!至少我「以身試法」再「現身說法」,都是第一線的「(咳)血淚」史,希望能藉分享得到回饋,也做其他病患及家屬借鏡。


TopYork_Logo_web.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