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意梅

多倫多的多元運動場:L'Amoreaux Park


搬到「孟嘗閣」轉眼已月餘,天天起身映入眼簾的就是隨「天光」變換如畫的「窗景」,我們何其有幸可以「居高鳥瞰」隔街這號稱多倫多最大的「L'Amoreaux Sports Complex 多元運動公園」。 L'Amoreaux 是法國「姓」,「L'Amoreaux Park 藍抹柔公園」是以1840 年第一個定居在此的法裔保皇黨家庭為名 ,這個佔地遼闊,東起 Kennedy,西到 Victoria Park, 北到 McNicoll,南到 Finch 的一大片「廣裘沃野」是多倫多最大、最多元的「運動場」,公園分南、北園,「南園」有蜿蜒曲折的小溪,「北園」則有小湖,伴以空曠綠地及樹林。春到尾聲這兩天高達30度高溫,花草分外威蕤,按照植物特性,有的「先開花」,有的「猛長葉」,枝葉茂密各展巧姿。騎行步道依地勢時有高低起伏, 穿梭在幾大球場間,累了就停駐觀賽,陡坡則丟給老公「牽行」,每天4公里的騎行功課可以感受天地之寬,心也隨之起舞,是最佳「有氧運動」。

☆ Sports Complex 多元化運動場:

在十多棟大型高層公寓環繞下,多倫多在這塊完整且跨越數條大街的方塊綠地規劃了數個大型球場,提供當地密集人口一個多元化的運動場,不管春夏秋冬或白天黑夜,均可舉辦室內或戶外的球類活動,讓人充分感受到多倫多這六百萬大城市的青春活力。

☆ Nature Walk 健行探索自然:

從「北園」步道沿「ravin 溪谷」向南騎行是陡坡,繞到Birchmont 就是「Grace 士嘉堡慈恩醫院」,多倫多公園管理局在醫院對面闢建了一塊園圃及步道,進行「自然健行活動」。春來只見數棵花樹在此「展枝獻媚」,那份耀眼奪目的「傲然」,讓我們一見情不自禁把車扔在草地上向其「投懷入抱」。北國居住三十年,我的「花樹認知」僅停留在「春天到,桃花紅,李花白」的階段,今天有機會趨近細品,樹前又有名牌供識別,真是大喜過望。回家上網一查,老天!花樹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Redbud 紫荊」(加拿大種),是花期僅兩週的稀有植物,才女作家「Rita 袁曉暉在她的「北美花草集部落格」裡有詳細的圖文介紹:https://www.ritagiang.com/article.php?id=82

醫院對面草坪規劃種植了很多花期不同的各色「Flower / Ornamental Tree 花樹」,春來在綠地上益顯「奼紫嫣紅」的奪目,潺潺溪流上還架上了小橋,在翠綠樹叢掩映下,很有「Claude Monet 莫內」的意境。

☆ 「Katsura Tree 連香樹」的驚豔:

「Katsura Tree 連香樹」 學名為 Cercidiphyllum Japonicum,屬落葉喬木, 分布於中國和日本,日本稱此樹為「桂」,枝葉茂密,木理通直,木節不多,木質偏軟,容易加工,常種植在公園或當「行道樹」。日本知名的「鐮倉雕」就是採用「連香樹」木材雕製,現在更是「棋盤」的常用木材。

☆ 細品「Creeping Charlie 爬行查理」 :

「Creeping Charlie 爬行查理」原產歐洲,含大量維他命C,是多年生、覆蓋性、可食用的薄荷屬常青草本植物,它透過種子和「匍匐莖」傳播,冬天雪地下仍能保有其原色。細小的粉紫色花瓣藏在莖葉間,以三簇形式生長,並且是雙唇,每朵花含四顆種子。「Creeping Charlie 爬行查理」 其綠葉呈心形,微帶薄荷味的嫩葉,可為沙拉添加芳香,也可像菠菜一樣熟食或入湯、燉菜或煎蛋。由於花落後葉莖蔓延極快,向為「園丁」所痛恨,視為雜草除之而後快。

#LAmoreauxPark

TopYork_Logo_web.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