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意梅

靜心養氣練書法


小時候和弟弟每天被老爸逼練「九宮格」毛筆字而「叫苦連天」,雖記得作品還曾入選送至日本參展過,但幾十年來「滑鼠」用得比「原子筆」還多,就更別提「毛筆」了。書法荒疏已久,病中開始收聽「殷媛小聚」的「中國美術史」,由蔣勳細述書法諸大家及「墨寶」賞析,讓我深深著迷。詳見 《唐代書法之楷書與狂草》:

去年「紐約行」又見識到珊珊公公蔣伯伯抄寫經書的功力,自己不由深思起來,北國寒冬一到,「寄情山水」或外出「拜師學藝」均有難度,不如「重拾舊愛」在家練書法來「靜心養氣」。

前國民黨駐歐總督導滕永康主任得知我想拜師學書法,特前來「指導」傳授心得,並攜來「傳家墨寶」讓我拍照觀摩,四本線裝字帖是其父在湖北宣恩任縣長時的書法老師鄧少峰的墨寶,楷隸篆行草均見名家筆法功力; 更感謝滕主任相贈狼毫及「書法水寫布」,他就是靠這塊「水寫布」臨帖練筆三年後,可以在宣紙上揮灑自如,留下墨痕真跡。

至於牆上所掛的「墨寶」是 2006 年赴西雅圖講學,與 IQChinese 自台前來參加「ACTFL 美國外語教師年會」 的幾個同事順訪前「海工會駐多倫多辦事處」的朱明明主任,朱主任當天親自下廚做了一桌豐盛的「美饌」招待遠客外,之後由其夫婿張政漢 (征寒) 開講,介紹其「詩書畫」等「練功」經過,更讓我們驚豔「嘆為觀止」,而自己「厚顏」求得的「詩文墨寶」更讓我驚喜之餘捧為「至寶」: 【飲春雨墨漬而醉,嚐秋風雲泥而足】 ─ 塵凡幾何?過客而已,能得春雨秋風亦無憾 「征寒」在美除致力童軍教育及推廣外,登高健行球類運動樣樣行,美術科班出身的他,能詩能畫又能寫,年過七十猶精力充沛,這幾年獻身台灣偏鄉孩童的童軍教育,大家尊稱他為「老爹」。我好喜歡他這首詩的用詞及意境,有「春雨秋風」讓人陶醉,有「墨漬雲泥」可以揮灑,「夫復何求」?暌違十多年後,去年總算聯絡上,「老爹」「一如既往」般豪邁熱情,又捎來新的祝福,希望我能 「沐於寒而怡然,綻於寒而自得」,讓病中的我既感動又感恩: 沐‧寒‧意‧梅 【東風可是閑來往,時送江梅一陣香】

#MonSheong孟嘗閣

TopYork_Logo_web.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