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績揭曉:腫瘤增長的真義》


原本滿懷信心準備迎接「亮麗」成績單的我,這兩天飽嚐「過山車」滋味。不同於Princess Margret 醫院的醫生和病患可同時收到檢驗報告的 email 通知而上網查看,轉到自家附近 Stouffville 醫院12/11 所做的CT Scan,卻必需「熬」到12/18 由腫瘤醫生親自「宣判」及「解讀」,原因無它,院方怕患者「無知」而「誤解」。沒想到12/16 我的家庭醫生收到報告後,晚上就打電話來表關切,問何以我的右肺腫瘤會從七月的4.2 x 4.5 x 3.9 公分增長到 5.1 x 5.1 x 5.1?另外,還有一行「文字」似乎也不好,但他語帶保留,要我向醫生當面求證,當然,他還是勸我及早服用「標靶藥」為佳。 這一通來電「提早」通知結果,讓我聽了有如「五雷轟頂」而「心沉谷底」,雖一再警告自己「悲痛」會帶來「胸痛」,但情緒無法自己,兩行清淚中打了電話給紐約的妹妹,哭訴自己的「委屈」與老天對我的「不公」,她也不敢相信,說她經手協助這麼多癌患,從沒見過像我這樣「中氣十足」、「滔滔不絕」且「活蹦亂跳」的,怎麼可能會有此成績?要我週一跟醫生確認後,我們再商量下一步該怎麼走。 接下來的這兩天可想而知,是心亂如麻,洩氣已極,真覺「無語問蒼天」,想想自己半年來的堅持與「努力不懈」,但覺體能「漸臻佳境」,有「健步如飛」的「長進」時,怎麼可能拿到如此「不堪入目」的成績單?原來還懷疑PM醫院上次的檢驗報告有誤,現在「鐵證如山」,難道還要「自欺欺人」繼續「堅持所見」任其擴大?最不能接受的當然是擔任「教練」的老公,為了「愛妻」受盡了「質疑」也費盡了心血,為了約診及成績,甚至無法返台奔母喪,現在「痛上加痛」,在難以成眠下,他寫了長信與在台的弟弟「共謀對策」。 今天細雪紛飛中我們見了腫瘤專科 Dr. Leena Hajro,上次見診時就對這位印度女醫生的認真開放態度頗具好感,她不像 PM 醫院的醫生只會逼我服藥甚至「拒見」,而會為我們做全面分析再進行討論。當她知道我早已得知結果且不出所料地極端沮喪時,拿過一張紙來,要我細聽她邊畫圖邊講解專有名詞,讓我們瞭解增長的部位和對照前後結果。 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一紙報告在這位女醫生眼裡及解說中,居然呈現「截然不同」的「觀點」,她認為與六個月前同一醫院同一CT儀器所掃瞄出的報告前後相比,若以正常癌細胞呈「幾何級數」倍數增長的速度來看,我的算是「緩慢」且「acceptable可接受」的程度,尤其是我九月才正式採用「全葛森療法」,也有可能是近三個月的療效把前兩個月的增長速度減緩了;如果換成「化療」或「標靶」有此療效,應該算是「滿意」的成績了。Dr. Hajro 繪就的簡圖,標示我的病灶「進展」。並說明:我的「外在病徵」之所以不那麼嚴重,是因為腫瘤不在「要害處」,也沒有壓迫到氣管。下端新發現的「Fluid 積水」或「Pleural Effusion」,因「聽診」時並無雜音,尚待觀察。

更可貴的是,整個「腫瘤」居然呈乒乓球大小的「圓球狀」而非一般不規則的「張牙舞爪」貌。至於家庭醫生所關心的下腹部「疑點」,經我們回想,應該是我十幾年前子宮內10公分大的「肌纖維瘤」拒絕摘除,於更年期後自動縮小後的無害「囊腫」,醫生聽了也表同意。 Dr. Hajro 除了舉證幾個她服用標靶成功的病患實例外,還提及一個跟我一樣拒絕治療,到處旅遊一年後才開始乖乖服用標靶的肺腺癌患,現已安然度過三年。她笑著說,要一個像我這樣驗血各項指數都正常的「健康」人「自找苦吃」服用「標靶藥」,是真的有點「crazy 匪夷所思」及「not reasonable不合情理」,所以,她給了我幾個選項,最後我們達成的共識是「靜觀其變」,明年三月再針對肺腺癌最易轉移的「骨」及「腦」和最煩我的「右肩」再做一次CT Scan,如果仍有「持續」增長跡象,再開始使用「標靶」也還來得及,更可視該藥的「副作用」而斟酌用量,她確信以我目前所做的努力定會增強免疫系統,屆時再服用標靶藥應該會減輕其副作用。 簡單的數字,因「解讀」不同,竟有不同的「情緒指標」,「希望」與「絕望」也只是「一字」之差。邁出醫院時,天雖仍「灰濛濛」,我們卻「一掃陰霾」,確信明天會「放晴」。


Featured Posts
Catagory
Recent Posts
Search By Tags
No tags yet.
TopYork_Logo_web.jpg

18 Crown Steel Drive, Unit 112
Markham, Ontario 

Canada L3R 9X8
Email : info@easy321.com    
Phone : 416-618-7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