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的急診和氧氣設備


1/29 清晨數度咳血,腫瘤醫生居然「拒診」要我直接掛急診,我因恐急診處人多需久候易感染,而直接前往無須預約等待的「Walking Clinic」,經醫生聽診,好在沒有感冒或肺炎的跡象。「葛診」回來後,又因常有胸悶氣促缺氧而影響體力的現象,妹妹要我添購氧氣設備以備萬一。 2/01 往見家庭醫生,他要我先照 X光看是否因肺腫瘤增長引致呼吸困難,又馬上幫我申請了安省居家健保計畫,可免費在家安裝「Oxygen Concentrator 製氧機」。2/02 晚上九點多,Medigas 公司即專車送來七公斤重的「製氧機」及供外出用的三小罐氧氣筒。「製氧機」一插電便可24小時不斷將氧氣藉輸氣管及插入鼻內的細管進入體內,有助患者呼吸順暢、減輕心臟負荷及增加血液含氧量;由於氧氣助燃,專員再三提醒需遠離火源,並將「內有氧氣,嚴禁煙火」的警示牌掛在前後門;下週一將有醫護人員親自上門來做血氧分壓和飽和度檢測,以便調適氧氣量及濃度。 今天上午致電家醫,詢問 2/01 照 X 光的結果,董醫生看了報告,指稱與 7/04 對照,我的右肺腫瘤從原來的5公分增長為 5.2 公分,同一化驗室的同一台 X 光機的前後對照應該最準確,這區區的小數字真的讓自己聽了十二萬分的洩氣。這半年多來耗資耗時盡全力拼「葛森」的結果,卻見不到應有的療效,真是「情何以堪」,難道真如「台灣葛森療法互助園」先前所言「葛森對兇險的肺腺癌無效」?對「葛森療法」堅信不移的老公要我「稍安勿躁」,他說「葛診」回來不過一星期,還是靜待3/16的CT掃瞄再做「蓋棺論定」還不遲。雖一再告知自己「心境」不要隨數字「起伏」,但近日體衰乏力未見好轉卻是不爭的事實,多麼懷念「葛診」前「日行數里,修身養心」的美好日子啊!自己所求不多,卻一再面臨「試煉」,只有祈求上帝賜予智慧,選擇前面該走的道路了。 據「Canadian Cancer Society 加拿大癌症協會」公布的 2017年度統計:

http://www.cancer.ca/en/cancer-information/cancer-101/canadian-cancer-statistics-publication/?region=on

好山好水、自然環境向列世界優等的加拿大,居然每兩人有一人罹癌的機會,而肺癌、乳腺癌、結腸直腸癌和前列腺癌列為前四名;2018 年更預估有80,800人死於癌症,其中肺癌死亡人數將達 21,100,超過其它三種癌患的總和,上天垂憐,希望自己不是其中的一個數字。 我曾是世界五大癌症中心的「多倫多 Princess Margret Cancer Centre」病患,該中心每年迎來 17,800 個「新癌患」,我親眼看到驗血中心「人滿為『患』」的「盛況」,每天平均為500個癌患,按每批12人輪番上陣驗血,一小時後詳細報告包括前後對照曲線圖即線上送達醫生和病患的手上,速度之快、數據之詳盡讓人驚嘆。 加拿大公民享有全民健保,安省公民 65 歲以上僅付數元即可免費拿處方藥,2018 年起更惠及 25 歲以下公民。但是,癌患死亡人數之多,唯有「切身之痛」的吾等「升斗小民」才能察知其因。在加拿大患病,須先透過家庭醫生初診,拿到「Lab Requisition 化驗單」才能驗血驗尿或照 X 光,所有報告也直接給家醫存檔。如有重病,必需透過家醫轉至專科醫生或醫院做切片或掃瞄,排期一兩個月是常事,有錢的病患可以自費前往美國或返鄉治療,很多本地重症患者常因等不到病床而提早「蒙主召喚」。 至於送醫急診我們更是經驗豐富,兒子 16 歲起突患「頑固型癲癇」,雖服藥但「隨時隨地」都會倒地不省人事數分鐘,我們經常接獲不同醫院的通知跑急診處,十幾年前救護車一趟索費89元,最少需四五個小時檢驗後才獲「釋放」,後來因申請到「ODSP 殘障福利」而得豁免。現安省的救護車費用調整為一趟240元,只有經急診處醫生判定病情確需救護車才能減為45元。肺腺癌患者最怕氣促缺氧,兒子出生時缺氧三分鐘即造成腦前葉受損貽害終身,我怎能掉以輕心?嚴冬外出一怕冷空氣進肺,二怕室內空氣乾燥引咳,三怕人多病菌感染,久候數小時不能隨便外食,更會拖累病體,這也是我們不敢輕易召救護車送急診的原因。


Featured Posts
Catagory
Recent Posts
Search By Tags
No tags yet.
TopYork_Logo_web.jpg

18 Crown Steel Drive, Unit 112
Markham, Ontario 

Canada L3R 9X8
Email : info@easy321.com    
Phone : 416-618-7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