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廢)水處理


3/29 下午一點如約前往 Stouffville 醫院做抽取「Pleural Effusion 肺積水」的「小手術」, 去掉候診,整個「處理廢水」過程不過 20分鐘。

人體內的肺與肋骨間,有一「肋膜」,會自動產生「肋膜液」,讓呼吸時產生潤滑作用,並避免肺及肋骨間的撞擊,以保護內臟。兩層肋膜的中間就是產生「肋膜積水」的位置,如「肋膜液」異常,產生過快,就會形成「肋膜積水」,壓縮到肺呼吸換氣的空間,也就因無法正常換氣而有「氣促易喘」及「難以平臥」的症狀出現。

我的腫瘤醫生事前並沒詳加解說,只說是15分鐘小手術,要我中午簡餐後前往超音波部門報到。超音波醫師讓我背呈圓拱狀背坐在病床上,雙臂放在有枕墊的高桌上,再把上衣拉到肩部,使用「超音波槍」來回探查,以確認積水位置和積水量。她一再保證,打局部麻醉針時會有小刺痛,引流時不會有太大感覺,要我不用緊張。我當然不忘提醒她「下針」謹慎,免得刺破癌細胞「禍延他處」。

她在我背上找到積水處並做了標示後,請了「引流師」一起會診以確認最適合的「下針處」。我因體質抗藥性強,對痛覺也特別敏銳,雖打了麻藥,還是在心理毫無「疼痛」準備、沒擺好擴胸的坐姿且無意間深吸了幾口氣,讓針戳到了肋骨而「痛嚎慘叫」了兩聲。醫護手忙腳亂安撫下,總算將「引流管」接上了「針頭」,再接到無菌空瓶裡,讓「廢水」得以「潺潺」而出,很快就完成了300 c.c. 的容量。看著淡茶色的「廢水」,我笑問是否「經此一役」就可「杜絕後患」?她語帶輕鬆地回答「這只是第一次,以後還會有機會」,讓我臉上的笑容倏乎僵住。

在老公攙扶下坐上輪椅,「好不容易」進了家門,自己筋疲力盡倒頭昏睡至天明,沒想到區區減重300 c.c. 的「廢水」,居然會讓全身「部件錯位」,有說不出的難過,真是一關又一關,千山萬水,唯我獨行。


Featured Posts
Catagory
Recent Posts
Search By Tags
No tags yet.
TopYork_Logo_web.jpg

18 Crown Steel Drive, Unit 112
Markham, Ontario 

Canada L3R 9X8
Email : info@easy321.com    
Phone : 416-618-7661